• <small id='vpej1l0h'></small><noframes id='k6vnjl2q'>

      <tbody id='r6np83wm'></tbody>
  • 散文

    夷里温泉

    涧河水向东刚过铁塔山,南岸山峦间一沟蜿蜒而来,与之深情相牵。此沟名曰暖泉沟,沿沟而聚的村落名曰“暖泉沟村”。“暖泉沟”的得名,缘于沟内的温泉。相传,宋朝初年,陈抟老祖东游,走到新安时,见涧河两岸青山叠翠,风景宜人,暖泉沟村更是风水宝地,便在此建房居住。陈抟字希夷,该地又被称为“夷里”,温泉就被称为“夷里温泉”。“夷里温泉”在新安历史上颇负盛名,被列为新安古八景之一。温泉胜景,诗文中也多有描述。清朝新安知县邱峨诗云:“掬月石边流未冷,濯缨岩下气常温。暖非照日烟先起,寒不成冰浪欲翻。”诗人吕公滋也有诗云:“岭头飞雪白,河上冰如银。惟有夷里水,常留太古春。”股股温泉从地下涌出,雪夜春在,霜天浪翻,烟云升腾,水汽缭绕,那该是一幅多么神奇的画面、一个多么让人心驰神往的地方。可惜的是,今非昔比,涌出地表的温泉水早已干涸,“掬月”的双手和“濯缨”的身影已凝固成一幅水墨画,永远留在了历史的记忆里。留在历史记忆里的还有一个人,他就是沐浴“夷里温泉”长大的新安第一个进士钱若水。因家住温泉边,又北临涧水,其父给儿子起名钱若水。此人自幼聪明,智力超群有关秋的散文,过目不忘,十岁即能著诗文。他走上仕途后,忠于职守,成绩斐然,成为北宋名臣。“闲云潭影日悠悠,物换星移几度秋。”暖暖的流水和风云人物都已被岁月带走,留给你的只是一些缠绵的回忆。岁月无痕有关秋的散文,沧桑有迹,虽然只是回忆,我还要去追寻。怀着几分渴望,带着几分好奇,在一个傍晚,我驱车上了前往暖泉沟村的道路。车在金水大道一座小桥边停下,路人讲,往里就是暖泉沟。我下了车,沿沟向前寻觅,只几步,就感觉从闹市进入了山村。沟两边房屋稀疏,行人甚少,冷冷清清,弥漫着恬静、苍凉和孤寂。不见沟内暖泉流,但见杂树丛生,野草成片,有些地方黄土裸露。虽然早有思想准备,但我还是有些许遗憾涌上心头。及至两山间,见一戴眼镜的长者归来,我忍不住问个究竟。他说,小时候,这沟内到处有泉眼,水柱五六十厘米高,泡珠成串,如沸水翻滚,冬天热气腾腾论文,水雾一片,沟两边只能听到说笑声,互相见不到面,远近来洗澡、洗衣的人络绎不绝。后来,周围群众采石取土,泉眼被掩埋了,再加上工厂抽取地下水,水位下降,泉水就干了。问起村中是否有姓钱的人家,他说钱若水后人北宋末年都已南迁,村中早已没有钱姓人氏。漫步在这幽静的山村小路上,凝望那苍老的沟渠,抚摸暖泉的疮疤,我一时竟有点茫然。那汩汩流淌的暖泉水,也许已沉入更深的地下;北宋风云人物钱若水,也早已被历史的浪花淘去。世间的人和物注定在变,亘古和永恒只是一厢情愿。岁月的剪刀时刻在删削着一切,时间的风霜时刻在侵蚀着一切,人生如过往烟云有关秋的散文,每个人终究都会老去,甚至流水也会老去。但美好的记忆永远不会老,对美好的追求永远会在我们的心里。再次回望暖泉沟,我似乎听到了山沟里阵阵风儿的诉说,也似乎看到了干涸的沟渠的热切渴望,又似乎感受到了岁月的无尽沧桑……
    优美散文700字 散文诗网 适合朗诵的散文 有关秋的散文

    <small id='yz109yut'></small><noframes id='cvwsx9cv'>

      <tbody id='oka8seoo'></tbody>
  • 上一篇:人散皆是空欢喜 下一篇:古村缅怀

    <small id='liywj16l'></small><noframes id='uvx1rb9h'>

      <tbody id='00uvbkbk'></tbody>